首页 > 社会状况, 藏漂, 言论 > “阿尼”卡瓦格博带来的感动

“阿尼”卡瓦格博带来的感动

2009年4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 2009-4-22 11:09:00 | By: 德钦嘉措 ]
在香格里拉,第一次听德钦的藏族同胞管卡瓦格博雪山叫“阿尼卡瓦格博”,心里就生发了一种感动。在坛城广场,当我跟当地的藏族同胞一起跳起弦子舞,听到歌中唱着:吉祥富饶的地方在哪里?吉祥富饶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美丽神圣的地方在哪里?美丽神圣的地方就是卡瓦格博。这时候,这种感动已经通过舞蹈贯通全身的血脉,变成了体内“经久不息”的一种感情。

今天咱们最缺的,就是这种觉悟。当德钦的藏族同胞依旧称“卡瓦格博”雪山为“阿尼卡瓦格博”的时候,管卡瓦格博叫“卡瓦格博爷爷”的时候,这种感动就自然而生。

咱们眼下的城里人跟大自然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感情,前几年我三下黔东南,考察苗族节日礼仪,在我的“堡垒村”施秉县马号乡六合寨,我就多次生发过这样的感动。

六合寨建一条水泥路,中间修一座四米宽、十米长的小桥,都要全体下寨的父老乡亲、家家户户集体出动,搞一个“祭桥仪式”,表达对“土地爷”的尊重。这种情况在咱们城里人的眼里,似乎不可思议。这似乎已经是“相当落后”的观念,但是,只有参加了这个仪式,住在这个寨子里,跟乡亲们打成一片,你才有切身的感受:究竟谁不可思议?究竟谁落后?还真是一个问题。

六合寨的苗族同胞,他们走的就是“菩萨道”,他们跟养育自己的土地始终“有感情”,而且始终情深意长,情真意切,情意绵绵。这种跟大自然的“真感情”,在咱们这里已经基本烟消云散,咱们只有在城里“活得不耐烦”了,才想到了大自然,想到了回归自然,实际上的心态,是把大自然当成了“人的心理按摩室”,或者是“情感SPA”,有意无意之间,还是把自己放在了大自然的上头。

少数民族同胞跟咱们的心态恰恰相反,他们是把大自然放在“人的上头”。德钦藏族同胞管卡瓦格博雪山叫爷爷,这是永远的爷爷。六合寨的苗族同胞,尽管寨子里修一座不起眼的小桥,都要向“土地爷”早请示,晚汇报。生怕土地爷不高兴。有趣的是,咱们的少数民族同胞把自己摆在这样的位置上,他们生怕山神爷不高兴,生怕土地爷不高兴,这种恭敬心态,这种感恩心态,这种“娱神”心态,恰恰让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更加丰富而充实。

他们越是怕山神爷和土地爷不高兴,他们自己就越是高兴,越是开心,越是在丰富多彩的“祭祀礼仪”庆典中,让所有的参加者都充满了快乐和喜悦。在赞美阿尼卡瓦格博的美妙“弦子”舞曲中,乡亲们载歌载舞,赞美了神山,赞美了家乡,也无形中赞美了自己。赞美了自己的文化传统,赞美了祖先留下来的文明传统的无限魅力,每一个“族群成员”都从这样的仪式中,发现了作为这样一个“集体成员”的归属感、依靠感和自豪感。

咱们眼下城里人的生活状态,恰恰是这个“归属感”和“依赖感”明显弱化,导致物质生活越丰富,越富裕,人们的内心世界反倒越空虚,情感寄托反倒是越“没个着落”。这就是咱们眼下最大的问题。

德钦嘉措的BLOG
http://deqinjiacuo.tibetcul.com/58426.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藏漂,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