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关于藏区初中《汉语》教材的几点拙见

关于藏区初中《汉语》教材的几点拙见

2009年4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 2009-4-25 9:28:00 | By: 阿擦巴拉 ]
好的教材既有利于学生知识的获取、能力的培养、情感的熏陶,也有利于教师在课堂中的具体操作。在学习和使用人教版藏区初中《汉语》教材的过程中,强烈感受到该套教材比《汉语文》和《语文》教材更贴近藏区生活,尊重藏区学生实际,难易适中,突出语言素材的积累,便于知识与技能的传授,操作性极强,是一套学习第二语言不可多得的好教材。但是,在学习和使用这套教材实践中,也发现了一些瑕疵。

一、选文和练习中存在些微失误。

(一)所选语言材料与相关版本有出入。

古诗语言生动,意境清新,韵律优美,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座宝库。优秀的诗歌作品自其问世以来,传抄诵唱,流传至今。藏区初中《汉语》教材共选用古诗15首,篇篇经典,求精求美。但在第四册第一课《古诗词三首》选用唐朝诗人李白的《秋浦歌》时,诗句的语气与另外一些版本有出入。该首诗第二和第四句,教材都用了陈述语气: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而在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华诗文精粹•小学背诵本》和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唐诗三百首》中,第二句为疑问语气,第四句为感叹语气: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在为该册教科书配套的教学参考用书中,对应的译文却用了疑问语气,这样教科书和参考用书中至少有一处是错误的。联系到李白悲时涕泗横飞,喜则得意忘形的张扬个性,又长期遭人排挤而积怨日盛的境遇,愤慨之情难以抑止。因此,第四句应该是感叹句。

在第二语言教学的古诗学习中,最常用的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以读代教”,教师指导学生掌握诗句朗诵句读、语速、语调、语气,让学生在反复的诵读中领会和体悟古诗的内容和情感。不能正确断定诗句的语气,对学生的理解无形中设置了障碍。

(二)练习中出现语病。

本套教材保留了大量的传统篇目,都是文质兼美的精品,又新增了针对生活实际编写的一些内容。可在练习设计时,有失之严谨的地方,比如藏区初中《汉语》第四册第51页第一题,是一道考查学生整体感悟课文内容而是非判断题,其第三项为“纷纷扬扬的落叶,不时飞过来的小鸡和小狗,给晒书增添了诗情画意”。根据设计意图分析,这段表述完全符合文章内容,是正确的。但学生抓住“飞”字,从句子的逻辑关系入手,一致认为“小狗”是不能飞的,所以判为错误。这类错误出现在教科书上,制造了文本歧义,影响了考查效果,降低了教材的权威性。更加糟糕的是,有些教师不加分析,机械传授,以讹传讹,混淆了是非。

二、选文中涉藏内容偏少。

这套教材共选用文章166篇,其中能设计藏族低于、文化、生产生活方面的只有18篇,占总数的10.9%,且有近半篇幅安排到课内自读或课外自读中。而涉及藏族作家的作品勉强统计为1篇(扎西达娃先生作的词《向往神鹰》列为阅读材料),只占0.6%。

教育部在《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为五省区编写藏族中小学〈汉语〉教材的通知》〔教民厅(2000)5号文〕中,要求教材选篇要体现藏族生产生活的实际,注意介绍藏民族优秀文化,同时注重语文教学的思想性。尽量多选用涉藏文本,即可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又能增强学生的学习信心,对第二语言的学习信心。

18篇太少!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少数民族作家群中,汉语写作的藏族作家异军突起,涌现出一大批才华横溢的作家作品,饶介巴桑、降边嘉措、伊丹才让、益西丹增等熟练运用传统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扎根民族民间文化肥沃土壤,汲取藏族传统文学营养,将民间诗歌和传统文认识的精华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形成了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名篇佳作层出不穷,并且极富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教育意义。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活跃于中国文坛的藏族作家扎西达娃、阿来、多杰才旦、梅卓……以更加开阔的视野、博大的人文精神、真诚的态度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藏文学和涉藏文学是一座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细心筛选,适合教材选用的定然不少。还有,组织人员翻译通俗易懂有极富教育意义的经典藏文文学作品,也是一个探索和尝试的方向。

三、插图偏多,但学习语言的有效信息较少。

教材中的插图具有直观性、形象性、趣味性、启迪性的特点,充分发挥插图在语文教学中的作用,有助于培养学生理解、观察、想象和语言表达等方面的能力。

在配图时,必须要讲究插图的精美、准确和张力。否则,会影响插图应有的辅助作用。藏区初中《汉语》第二册共有插图34幅,第四册有21幅,均占页面的三分之一以上,从学生心智发展的角度考虑,有插图过多之嫌;涉及藏族学生实际生活的画面较少,对第二语言习得后的活学活用缺少指导;在练习题的配图中,虽然画面很大,但蕴含的有效信息不多,训练的知识点较少,在第四册52页安排的情景会话联系中,几乎占据一页的画面,考查最后的落脚点仅仅只有“打工”“读书”“裙子”三个词,训练的延展性和张力非常有限。

另外,画面与文本内容也有不相符的地方,容易误导学生,比如第六册中,在《一件小事》插图的画面上,坐在“人力车”上的人蓄着典型的鲁迅先生隶体“一”式的胡子,使学生想当然地认为主人公“我”就是作者鲁迅,教师要多费一点口舌才能释清。

教材编写的艰难能够理解。瑕不掩瑜,本人只是希望借此擦去美玉上的尘埃,为完善藏区汉语教材尽点责任。
 
阿擦巴拉的BLOG
http://acbl970013.tibetcul.com/58605.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