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社会状况 > 内务大臣

内务大臣

2009年4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向来不擅长做家务,洗衣做饭很生疏,只会干些扫地擦窗等一批些技术含量不高的粗活,每遇朋友嘲笑揶揄,都说是勤劳的父母和妻子惯就的。来到西藏,我们七八个援藏干部共请了一位当地人作清洁,每周来3次,每月每人给100元。她叫普吉,是以前一位部领导的亲戚,曾给第四援藏干部做宿舍清洁,延续到现在。她勤劳朴实,很珍惜这份工作,每周逢双的日子还帮其他援藏干部搞卫生。对我来说,尽管不喜欢做家务,但有普吉帮忙,平时宿舍里还算比较整洁。

今天是周日,上午踏踏实实地睡了个懒觉,直到11点半才起床,精神觉得好多了。进藏以来,我地睡眠一直得不到保障,一个晚上经常醒来还几次,有时服了安眠葯也不管用,总是处于缺觉状态。中饭过后,突然有个念头,想亲手把宿舍整理一下。于是,说干就干,先收拾原本杂乱的储藏室和小房间,把该扔的扔掉、该归类的归好,使房间可利用空间变大很多。印象中,厨房是我进藏以来关心最少的地方,边边角角到处是灰尘和蜘蛛网,经我清理,也显得像那么回事了,当时就想该添一些厨具和锅碗瓢盆什么的,闲时可以请兄弟们到家里聚餐,当然烧菜做饭之类的活需另请王志平阮冬弟叶宝法之流的高手。我的阳台上曾经有近10盆花卉,一度春光无限风景这边独好,让很多兄弟羡慕不已。可惜,现在那些花花草草的境况十分凋零了,勉强活下来只剩4盆了,且已不能再灿烂,留下一堆空花盆,惋惜之余甚是自责。我决心要把剩下的那几盆花养好,传承给第六批的兄弟,就像前任把它们托付给我一样。我精心地把那个盆花修了枝、除了草、松了土、浇了水,不晓得这样做是否有益于它们健康成长,但确实尽了一份关爱之心,也就问心无愧了。今年进藏后,卧室的衣柜和书桌用近乎自残的方式申请“退休”,抽屉门掉下来了,紧接着厨门玻璃自动下岗了,连着好几个门把手骨折了,看来不换是不行了(曾一度考虑修一修了事),不然对不起后继者,肯定骂我太抠门太暴力(不是我使用不当,确实是用得时间太久了)。我把衣柜和书桌的东西都转移到小房间的床上,准备明天就把新家具请回家。呜呼!创业难,守业更难。

忙乎了大半天,累倒在沙发上,欣赏自己履行“内务大臣”职责的杰作,就像读自己刚杀青的佳作一样,心里满是自豪和憧憬。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从四方超市提着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哼呲哼呲喘着气背会家,不知道那一天会开伙餐,一帮子兄弟聚在这里海阔天空,充当真心英雄,确是一件美事啊……

快乐援藏和谐团队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6507030100d38i.html

分类: 援藏,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