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社会状况, 言论 > 三区同题:《轮回:远去的雪》

三区同题:《轮回:远去的雪》

2009年4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果羌 发表于 2009-4-28 17:13:00 
西藏三区诗歌群第四十九期同题:《轮回:远去的雪》

缘起:

雪。这也是我自己的诗中常有的意象。我们都对“雪”情有独钟,这应该是因为我们的故乡正是雪域大地的缘故。雪,自天而降,有各种各样下雪的方式:暴风雪,在风的嘶吼中,雪的力量难以抵御;没有风的雪,但带着细微的声音久久地下着,落在地上就是白茫茫一片;或者很小的雪,还在半空中就融化了。我曾见过雪花落在我的喇嘛上师的袈裟上,绛红的袈裟上仿佛盛开了白雪的花朵,虽然转瞬即逝,但也留下了特别而无常的美。

……

据说,一片雪从天空降落到地面或融化或失去它的形状需要八到十分钟,这是雪的生命;每一片雪的形状,是由天空的温度、风的速度和方向、云层的高度等种种力量决定的。这么脆弱的雪,若要成为山上的积雪,是需要数量、时间以及适宜的气候、相应的环境的,不然很快就会消失。年年下雪,年年雪化,这是生命的规律,我们平静地接受。然而,如今全球变暖,生态被毁,千年的雪山都在渐渐融化了,更遑论其他?!

所幸的是,雪在化,却不是无声,更不是了无痕迹……
——唯色

□刚杰•索木东

轮回:远去的雪

1
此刻,一声惊雷
正在春晨里炸响
那些匆匆而过的人们
脸上甚至还带着
黎明的甜蜜,抑或
暗夜的惊恐

淅淅沥沥的春雨里
走过这座城市破败的街头
植根生命最深处的
那一场场纯洁的大雪
已经彻底摒弃
失去故土的游子

2
确实是远离那片土地太久了
已经逐渐迷失
那曾经渴望被清洌的雪水
仔细洗涤的内心

那么,从记忆中醒来的时候
我亲爱的兄弟
我还有勇气张开臂膀
让你看见空虚的内心吗?
那么,在你转身离开的时候
我亲爱的兄弟
我还有勇气张开臂膀
给你一个深深的拥抱吗?

3
也许,遥远的雪域
那场大雪还在继续落下
也许,遥远的雪域
那些尚未来及收拾的皮袄
还残留着
儿时的最后一丝温馨记忆

那么,慈祥的母亲
看不到你凌乱的白发
我还能继续保持
那份憨厚的表情吗?
那么,年迈的父亲
握不住你粗糙的大手
我还能继续保持
那张清新的脸庞吗?

4
季节转暖
转暖的季节里
沉默的雪域
还是大神打马而过的
吉祥圣地吗?
那潺潺流动的
是你破碎的心灵
还是对世界
滴血的记忆?

季节转暖
转暖的季节里
沉默的雪域
还是佛祖预言昭示的
悲悯大地吗?
那随风飘扬的
是你残存的信仰
还是对人类
卑劣的叹息?

5
大雪无痕
记忆远去
原上那些跳动的精灵啊
我该从那行足迹里
盼你到来
或者送你远去

大雪无痕
记忆远去
岗上那缕不变的季风啊
我该在哪个方向上
默然归乡
或者彻底走失

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晨兰州春雨中

□西部飞扬

轮回:远去的雪

(一)

曲坛寺安详的睡在罗汉山的怀抱
那珠失眠的苍松
失眠在阿妈的额头上
透过白发迷望南方

我是一滴被佛祖洒落南方的青稞酒
孤独的死守灵魂深处的味道
用这样的方式
我趴在这个城市的边缘
用体温去温暖我草原的心跳

(二)

把整个城市喝醉
我们大声的称兄道弟
今夜,用酒精交换你的思想
或者,让我抱着孤独沉沉死去

远方的雪花落在寂静的山颠
一把生锈的铁锹
谁在一个落雪的夜晚
为我量身挖掘来生的安息墓地

(三)

时间很瘦以至于从指间悄然流失
五百年轮回驿外的草地
马蹄声响起转轻筒摇动
落雪的漆夜有声啼哭

流失的草原边际
我无法适应若有若无的膜拜
锈迹逐显的月牙刀上
泪痕点点映照着固守雪山的执着

□尕旦儿

轮回:远去的雪
——岁月与雪的故事

过去的岁月
寒风
似乎撕破了
那座神山的面颊
伤痕累累

雪花添满伤口

仍然冷静
膜拜大地
换来一个净白世道
让我继续潇洒

深夜的雪
今天的雪
下了三千两尺
远远添不足
我那血腥的伤口
轮回的雪
远去的雪
久久与我告别
不带走一丝伤痛
却带走了我满满的思念

2009年4月25日成都

□班玛南杰

轮回:远去的雪

对世界纯洁无暇的加冕
在天风环顾的山巅,还留有
一顶孤独的雪冠

远去的雪,远去的热情与希望
依顺远去的时光
躲不开步步逼人的孤独在倒回

但是,在那沧桑的草原
永远在皮袄里双臂抱肩
口吐轻弦,游走于岁月的牧人
如何顶礼这样遥远漫长的孤独?
在一页风马起舞之前
纠于半丛秋风拂怒的小草
而不停地摇摆身躯,向天空索要信仰时
如何阐释这样恒久无常的孤独?
在鉴赏了叉子枪上的锈斑
避开炊烟迷失在狼群,依旧加持着
兴家旺畜的心咒时
如何解脱这样迷朦难解的孤独?

我有孤独,是重生的微笑
是死亡的布施
我有孤独,是信仰的见证
是生活的无畏
是轮回如一片飘雪轻盈而淡定
不等一点一点浮游身心的暗热
消退生命中残存的纯洁
我要用故土坚韧的语言
撑起天地交合的热情
迎送天空上远去的雪
与久违的孤独

2009年4月22日

□维子•苏努东主

轮回:远去的雪

——给我挚爱的三区诗歌群

早知道这个群体
有血有肉,热血沸腾,
如今的你们,肆无忌惮的说着
与我既不相关的话语(甚至肉体在内)
心直口快的我,明目张胆的告诉你们
“这是一种可怕的玩笑”

轮回
或者远去的雪

真的远去的雪,能够如愿的轮回吗?
每一天都注视你们的一举一动
使旁观的我失去心底的依赖

这是三区
用我们仅有的文字点滴的表达
又谁知三区的如今是何等的情景
同胞、族人或者说与我们血脉相称的人们
还有失去家园的亲人
时时刻刻的倾听我们的声音

指名点姓的告诉你们,我的朋友
如今的我们不是抒情和等待的时候了
因为我们冠冕堂皇的举着
西藏三区的旗帜
仅此而已

2009年4月25日深夜
 
Re:三区同题:《轮回:远去的雪》
tb(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4-28 21:42:00 
轮回:远去的雪
古老的吐蕃特王国
一片雪的世界
一个有着和雪一样特质的世界
千万年来这里的雪依旧这样的白
千万年来这里的雪成了吐蕃特最坚固的防线
可是如今雪线开始内移
千年覆盖的冰川在融化
炙热的气候使雪域大地的边缘开始破碎
开始走向了自然的另一边
雪山的雪化了
那千万年的的构筑的雪山
也在瞬间崩溃
一时间
这片雪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如果不是历史
不是记忆
不是那些在地图破碎的片段
和那些呐喊者 撕心裂肺的声音
我真的 不能确认脚下
的这片土地还是不是
我的故土
吐蕃特——一片雪的世界
然而我们似乎又在情感和历史
找到属于我们的这片雪的土地
 
果羌  Blog
http://kekekele.tibetcul.com/58740.html

分类: 文艺,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