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惊曝“藏独”内部分歧巨大:达赖面临随时被暗杀

惊曝“藏独”内部分歧巨大:达赖面临随时被暗杀

2009年5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达赖日前发表声明,试图推卸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发生的暴乱事件的责任。而外交部的发言人姜瑜也在今天表示达赖的声明充满了谎言。达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表,声明他的真正的用意是什么?我们再来听听郭一鸣先生是如何解读的。你是怎么看这个达赖的最近的一个新的动作?

郭一鸣:这次暴乱发生以后,达赖他的表现是反反复复。首先是否认有暴力,就是这些和平示威,是中国镇压。首先是这样一个说法。然后当暴力发生,已经掩盖不住的时候,首先他就想办法,第二步就想办法撇清。那首先要把这个这种行为要推给,他前天还有一个说法说,听说有人,他听说是有解放军假扮这些僧侣来发动这些暴力的。这样一种荒谬的一些的说法他都想的出来,就是说事实上当暴力,这些骚乱的这些暴民、这些暴行已经没法儿掩盖的时候,他就要找,首先就说这些暴力不是我们干的,是解放军假扮的。

再不行,再说之前暴力是下面他们那些不同的人,跟我没有关系。他曾经讲过,如果说场面失控的话,如果再进一步这个暴力的场面失控的话,那我就会隐退。他这句话说给他下面的一些手下的。下面的一些手下他是怎么回事儿?事实上一直是在达赖,他一直是在这个他整个的所谓的流亡,西藏流亡政府的架构里面,他一直是在扮演一种一手软、一手硬的这样一种角色。

一方西藏在对外,在全世界人的公开的面前,他都反复强调他不是要追求西藏独立,他是要这个高度自治。他反对暴力,他追求和平。他说承认这个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不想搞独立,我一是想回去,等等。他所有的这些东西,赢得西方传媒都觉得,这个宗教人士非常伟大,看这个非暴力,而且这个他就是为了维护西方的,西藏的这个宗教文化。这些方面他做的相当成功,应该说他用的西方传媒非常熟悉的语言。

另外方面事实上他的真正的身份,又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法定的首脑、元首。大家知道西藏流亡政府从59年流到了印度以后呢,就在国外成立了流亡政府。这个政府有一个完整的政府的架构,有几个部,有七个部,有这个首席部长就是总理,然后还有一独立的议会,这个议会还是明显的。议会还又制约行政的这个政府。它整个的运作是按照独立,流亡独立的这么一个政府架构来运作的。有宪法,有整个的架构。

他本身,达赖事实上他是集这个政教合一于一身。事实上他本身就是一个宗教,是个宗教的位置,是个喇嘛。但是同时他又是个首脑和元首。这就一种政教合一的这样一种架构,事实上是完全按照这个既有宗教的一方面,又有世俗的一方面。事实上他两方面的权力都拥有了。有世俗的权力,又有宗教的权力。有宗教的这种号召力。所以他的影响,他的权力,他的影响力在整个西藏的流亡政府,无论是哪个帮派四大这个宗教里面,他是唯一最有号召力,也就是他是唯一的这个领导。这点他是事实上都很清楚的。但他一直,他在下面的的确确有些不同的团体,这些团体也有一些不同的诉求,包括这个西藏藏青会的这一批人,藏青会这个组织70年就成立,现在有三万多个成员,这些成员呢,主要是一些学生,一些青年为主,现在有些逐渐的年纪也大了,这些人呢,他是比较激进的,一直是这个尤在这一次的暴乱里面,他们扮演,虽然他们没有公开的承认,但是他一路做的工作,就是在组织暴力,他就宣扬。甚至他的领导人就说,不排除要像巴基斯坦解放组织,游击队那样的东西。

甚至他的有些成员,就公开呼吁,要暗杀达赖,他认为达赖这种做法,太温和了。阻挠他们采取一种公布手段,来达到西藏独立的这样的一个目标,他是这样一个激进的组织。还有一些像所有的政治犯组织,就是在西藏的那些政治犯,犯案了以后到印度,他们组织一些组织,这个组织也是主张用暴力,有恐怖的手段来达到西藏独立的。

还有这个藏妇会,妇女会,还有这个93这样一些,他上面还有一些不同的组织,这些组织虽然有些都有不同的,有的是主张比较温和的,所谓中间道路,有的就是像这个藏青会那是用赤裸裸的要求暴力,不排除任何手段,这样一些组织,这样一些团体。但是,这样一些团体,这样一些组织,同样都拥护达赖,都奉达赖为领袖,虽然他有一些组织,有一些成员里面,他们对达赖有些不满,但是达赖的政命,应该说他们还得听,虽然有时候他们有觉得达赖跟北京谈判,跟中国政府谈判以后,谈了这么多轮,没有谈出个结果来,有的人觉得我要用暴力,我不管怎么样了,我不谈了,我采取一种恐怖手段可能更好一些。

但无论如何,现在这个事情达赖说他跟他没有关系,我恐怕就说不过去,我刚才讲了,他既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又是世俗政府达赖流亡政府的元首和首脑。

所以我想说他跟他完全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我想这个说不过去。事实上,他在314以前,达赖也跟这些组织,跟这些发动这个具体组织暴乱的这些团体的领袖们,他们也见过面。

在发生暴乱以后,他也跟这些组织,也见过面,事实上,整个应该说整个过程中,虽然达赖为对他自己,他自己未必是公开的赞成用暴力,用这种恐怖的手段,但未必符合他的这个想法。但是,既然你作为它西藏流亡政府的这个精神和政治上的这个,实际上的领导人的话,如果说有一些恐怖的,这些行为,暴力的行为,有这样的一些团体,在策划这样一些活动,而且是大规模的这样一些,策划这些活动,你说你不知道,你说跟你没有关系,这说不过去。

所以,我觉得呢,现在达赖你要运用你的影响力,来约束你下面这些人,要停止暴力。我觉得这是有所指的,未必也许这个达赖,他多次的访问,公开的访问里面他都讲到,他是反对过激的人,他是反对他们这样做的。当然,他说,我是坚持中间道路,我坚持这个和平的路线。但这样一个东西,当出现你这样一种和平,这样一种中间道路,跟一些暴力的这些团体,那就是你的下属,你的这些,那些簇拥着,你的那些崇拜者,你的那些臣民们,你如何跟他们说呢?你真的是无能为力吗?

他说如果承认失控,我就会退隐,我就不再担任领袖。那这个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讲了,事实上在两年前他也讲过这样的话。但是,这样的情况,一再的演变一再的发生,我们没有见到他退下来。所以我觉得现在的这个情况是,他在想办法,这次暴乱发生以后呢,经过这段时间,大家越看得清楚。事实上,这些藏族的流亡集团,藏族的这些流亡的这些这个组织里面的,的的确确有不同的层面,有不同的层次,的的确确有一部分,接近已经在采取一种恐怖手段,这样一种团体的,这些是最危险的。

如果说达赖他不承认这一点,你无法向世人交代,你是元首,你是精神领袖,你看到这些。然后说,跟我没有关系。所以,我觉得呢,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进一步的暴露,就达赖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他所表现的这样一种前后有些矛盾,说法有些很难自圆其说,甚至想尽办法跟自己撇清关系。因为怕这样一种,当暴力发生,当血腥的暴力发生以后,他会觉得对自己一贯所坚持的,所有和平主义者,走中间道路,他甚至是这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如果这些东西他知道他没有及时的制止,对自己的这样一种形象,会造成负面的影响的话。他就尽量去撇清它。

但是,我觉得这样一种撇清呢,我相信,一、国际社会会不会真的觉得跟你无关呢?第二,向下面的这些藏青啊,藏青会啊,下面的其他一些政治化组织啊,向其他的一些主张暴力的人,他会怎么看达赖呢?我觉得像可能会达赖的整个的这个流亡集团呢,可能会进一步的分化,下一步可能,也可能会有一些更激进的,更加恐怖的一些小团体会出现。

鬼知神才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ac492b0100dlqt.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