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藏人博客, 言论 > 他山之石:朝鲜族双语教育实验的启示

他山之石:朝鲜族双语教育实验的启示

2009年5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大约在15年前,关辛秋老师少数民族双语教育进行调查。其发现,朝鲜族当时进行的双语教育实验最多。这些朝鲜族双语教育实验,可能对有不少借鉴意义,包括:

(一)幼儿朝语“浸没式”实验(大通、西宁等地适合的方式??)。这项实验在散杂居、小聚居区尤其是城市的幼儿园进行。我调查了牡丹江市、长春市、沈阳市、丹东市的朝鲜族幼儿园。最早招生的是在1989年。幼儿在3岁半至4岁左右来朝语幼儿园,幼儿园在全市招生,采用住宿式。幼儿来园前,90%以上的儿童不懂朝语,这些儿童的父母也基本不懂朝语,少数由老人带大的孩子懂几个单词。一个幼儿园有几个孩子能听懂、会说朝语,这些孩子来自农村,随父母来城市经商(如卖咸莱、开饭馆等)。幼儿园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是朝鲜族,说朝语、教朝语。教材多采用延边自治州幼儿园的统编教材(我们要加紧建设!!),也少量参用韩国幼儿教材。孩子们每日“浸没”在朝语中,直至上小学。由于朝鲜族小学不是寄宿制,孩子们从朝语幼儿园毕业后,因为离小学远等原因,每年有一定比例的孩子散失到汉语小学去。

(二)朝、汉、日、英多语实验。这项实验出现在哈尔滨,沈阳等地区的非重点的朝鲜族中学。我调查了哈尔滨市朝鲜族第二中学,沈阳市朝鲜族第六中学。他们分别在1993年、1992年改为职业中学。

这些朝鲜族中学的朝鲜族学生,汉朝双语已达到相当水平,由于朝鲜族学校历来有学习日语的传统,一般都以日语为第一外国语。1992年8月中韩建交,由于同韩国关系的改善,大批韩国企业进驻中国。从沿海城市韩国公司反馈回来的信息看,英语在谋职上更有益处,韩国公司急需懂韩、汉、英三语、又懂微机的人才。

现在中学才开始学英语,起步太晚,目前珲春、延吉等地幼儿园、小学也开始朝、汉、英三语实验(藏区可以在多数学校试验,但目前没有专门针对藏区尤其式农牧区的英语教材)。这两所学校在原来三语的基础上,又加上了英语、英文打字、微机课,英语以教授实用口语为主。目前沈阳市职业高中多语学生很受欢迎,有的学生高中没毕业就被韩国合资、独资企业招聘走了。

(三)私立朝鲜语学校(西宁?)。有的称韩国语学校。这是一种民办性质的学校,不以营利为目的,免收学费,他们不同于社会上收费的外语补习班或学校。据介绍,全国目前共有7所,分布于牡丹江、哈尔滨、长春、丹东、沈阳、石家在、北京等城市,我访问了其中的5所。最早的一所北京朝鲜语学校创建于1989年。学生全部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有的学校利用寒暑假开班。学生来源主要是朝鲜族。办校之初的宗旨是针对散杂区过去没有条件上朝鲜语授课的学校的朝鲜族学生,比如北京、石家庄,或过去有条件上朝鲜族学校但选择了去汉族学校,失去了系统学习民族语机会的学生,为他们提供一个学习本民族语言的机会。随着中韩建交,这类学校中汉族等其他民族的学员比例有所增加,学校也增加了高级班,有条件的学校,请来了韩国的教师担任中、高级教员,高级班多以介绍韩国经济、贸易、阅读韩国报纸为内容。学校不定期地请从韩国归来的朝鲜族老师介绍韩国的经济、文化、人文等各方面的情况。在这里,过去几乎没有朝语基础的学员,如果坚持3年左右的学习,可以应付与韩国语相关的工作。许多人毕业后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场。我曾于1993年、1994年连续两年对北京市韩国语学校进行了调查。

(四)朝、汉文混用教学实验。这项实验被选择在朝鲜族聚居区,汉语基础相对于朝鲜族散杂区较弱的地方进行。我访问了黑龙江省海林县朝鲜族中学,该校第一轮实验开始于1988年,两轮为期4年的实验,已于1992年验收。我访问了正在实验的延边龙井市朝阳川一中、太东实验小学。

朝鲜族两千多年来使用汉字,五百多年来,用汉字记朝语中的汉字词。1953年起,在朝鲜族的教材、教学中废除了汉字,专用朝文,沿用至今。

据统计,汉字词在朝语词典中的比例为54%,其中文化词占70%一80%。初中朝语文6册教材中,汉语词所占比例为73.7%。实验认为,废除汉字专用朝文影响朝语文、汉语文的教学质量,也影响其他各门知识课的质量。海林中学实验涉及政治、代数、历史、地理、植物、动物、几何、朝文、物理、化学,几乎所有的课程,教材采用现行朝文教材,经过慎重挑选把原来的朝文汉字词帖上汉字的简化字,变成实验教材。

这项实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人提出朝文夹用了简体汉字、朝文向何处去的问题。

(五)民族语高中转用汉语授课实验(这样的例子我们这里也不少吧)。在高中阶段,要求教师用汉语授课。这项实验在朝鲜族散杂居、聚居区都有试点。转用汉语授课,期望用这种方式为学生高中毕业后,进一步升入全国各类用汉语授课的院校深造,或在社会谋职打下一个好的汉语基础。我访问了哈尔滨第一中学,这是一所重点中学,我旁听的物理课,朝鲜族老师全部使用汉语授课,学生使用的教材是朝文的。差不多基于同样的想法,我访问的牡丹江市朝鲜族中学、沈阳市朝一中,对高中阶段教师的授课用语不加要求,教师可以随时依据自己的汉语、朝语水平,学生的汉、朝双语水平,选择使用汉语、还是朝语。据了解,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个别维吾尔族中学也在进行使用汉语授课的试点。

(六)“汉语学话领先,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农村牧区基本上这样,会话为先的第二语言教学)。这项实验主要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以及东北三省自治州以外的汉语基础较差的朝鲜族小聚居区。实验针对朝语儿童汉语口语差,与汉族儿童共同学习困难——识字难这两大难点而设计。教材由东北朝鲜民族出版社汉语文编辑室(我们没有专门的教材出版编辑单位!!)同东北三省的朝鲜族汉语文专家协作(我们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专家奇缺)编写,1993年6月正式出版。考虑到学习汉语的年龄越小越好,延边、黑龙江等地的小学,把学前班正式纳入小学教育,由过去从二年级开始学习汉语,改为从一年级开始学习。实验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部分,借鉴的是黑龙江省的汉语文著名实验“注音识字,提前读写”。
 
雪域光芒’s BLog
http://qzqz.tibetcul.com/59563.html

分类: -重点-,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