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 警察(去拉萨过年之四)(有图)

警察(去拉萨过年之四)(有图)

2009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I follow the Moskva
Down to Gorky Park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An August summer night
Soldiers passing by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2112

The world closing in
Did you ever think
That we could be so close, like brothers
The future’s in the air
I can feel it everywhere
Blowing with the wind of change

(Wind of Change – Scorpions)

在拉萨,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想把照相机对准警察和士兵,而不是城里的居民、喇嘛或远道而来的朝圣者。我的疯狂念头吓坏了很多人。坊间有传闻说,对于偷拍者,运气好的是被勒令删除或交出储存卡,运气差的就要对自己的照相机说再见了。

旺堆很担心我的行踪和安全。他不放心我住在东措,因为它位于去年314的重灾区。一年过去了,东措隔壁的中国银行人去楼空,卷帘门封闭,石柱上贴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中国银行拉萨市原北京东路2008年314旧址”。

警察多,士兵多,是拉萨最突出的变化。从内地初来乍到的人肯定难以适应。从东措出来,沿着北京东路,走到藏医院路不会超过十分钟。在这一段路上,路北有木如巷、下密院、吉崩岗小学、小昭寺路和策门林三巷,路南有吉日四巷、冲赛康路和夏萨苏路,路口巷口无不重兵把守,武警士兵最少四人一组,手握钢枪,举着盾牌,相对而立。布达拉宫脚下便衣不少,他们手持雨伞,脚蹬球鞋。拉萨的清晨寒气阵阵,那些年轻的便衣尽量蜷缩起身体,有的露出了挂在腰上的手铐。我没有像以前旅行经过边防哨卡那样朝士兵们打招呼。我的过度热情多半会自讨没趣。后来在八廓街,我斗胆对着巡逻的士兵道声你好,一脸严肃的士兵瞪大双眼,就像根本没听到我的问候,和我擦肩而过。拉萨的居民并不像我这样感觉异样。一晚,我在北京东路上的老房子酒吧喝茶读闲书,直到零时才起身离座。我几乎是当晚唯一的顾客。我问服务员央次,要不要送你回家。央次的家离东措很近。央次笑着告诉我她还要收拾一下,她说,街上全是警察,很安全的。

在拉萨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去转八廓街。往日的八廓街,人流拥挤如过江之鲫。过年,再加上敏感日子临近,直到我离开,八廓街上的很多店铺依旧闭门谢客,朝圣者的身影三三两两,游客更是一星半点。每个出入口都有军警值守,巡逻队逆时针方向巡逻,士兵身上还背着灭火器。屋顶也布置了岗哨,整条八廓街都处在他们的视线和射程里。

我高视阔步的时候,不时遇到警察盘查,在把身份证还给我的时候,还会提醒我拍照时别把镜头对准士兵们。我注意到警察的警号不同,有的只是数字,有的还带字母。我发短信问游舞。她是昆明的警察。她问我警号带字母的警察是不是特别年轻,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游舞回短信说,警力不够,学生支援。

一天下午,正值云开日出,远处响起钟声,入耳清凄。我惆怅莫名地在八廓街转了一圈又一圈。好象是转到第七圈的时候,有位警察大姐把我拦下了。我没好气地问她,警察眼里是不是没好人,她没有恼火,半认真半玩笑地说,谁叫你穿了一条白裤子,那么显眼。这回答多少令人啼笑皆非,但我立刻明白了,这是拉萨式的幽默。我索性靠在路边空无一物的货架上和她聊上了,还特意记下了她的警号。我问她刚才那几个磕长头的藏民为什么被警察带走了,她说你不了解情况,我们带走他们,自然有道理,只是我不能告诉你。她接着问我拉萨警察和北京警察有什么不同,我想都没想就告诉她说北京警察怕人民,拉萨警察人民怕。她笑了起来,直说我贫。

转累了,我就会在大昭寺广场上的偎桑炉边坐下晒太阳,时不时趴在地上拍照,武警巡逻队也时常出现在镜头里。有一次,我拍完照直起身子,发现身后站着三位警察。有个当官的态度粗暴,令我赶紧离开广场。当时,广场跟本不允许有人流连,在花栏上靠着喘口气都会被立刻哄走。一位中年警察等长官转身走后,对我说,没事,你接着拍。他前两天对我的GRD2很感兴趣,说我的相机跟别人的不一样。他肯定没少见游客手中的长枪短炮,但这样一个小便携机套了一个广角,还拧上了诺大的遮光罩,样子也很唬人。

武警在广场上设立了一个便民服务点,提供临时休息、旅游咨询、自助美容和免费开水。我好奇怎么自助美容,山东籍的武警战士就告诉我就是梳头照镜子。那几天,拉萨每到下午三点左右就刮风,伴有沙尘。这项服务绝对具有针对性,还会引发喜剧效果。一个游客打扮的女生过来,怯生生地问战士有没有开水。年轻的战士很实诚,张嘴让她先照照镜子。女生一下子愣住了,张嘴结舌,一脸困惑。她哪知道照照镜子在拉萨可不是挪喻人的话,而是一项自助美容服务啊!

除夕那晚,大昭寺向所有僧俗群众免费开放,朝佛活动通宵达旦。天还没黑,朝圣者就沿着八廓街排开了长队。据说往年人多,排队的人会绕着八廓街首尾相接。我们七点就加入了这个队伍,在隔离的狭窄通道里等候法号吹响。警察来来往往,各司其职。有警察拿着摄像机把排队的人全部记录备案,也有一位巡场的帅哥便衣提醒我把背包背在前面。有一位高大的警察始终在我们身边维持排队秩序,他说十二点能进寺院就不错了。结果,大伙儿不到十点就和藏族老乡摩肩接踵,挤在大昭寺的各个佛堂顶礼膜拜了。那晚气温比较低,高个警察来回走动,说是保持体温。我问他怎么没人来给你们送壶甜茶,他先是一笑,然后对我一瞪眼说,你以为我们是来玩的吗?我们这是工作。说罢,拧开哇哈哈瓶盖,浅浅喝了一口。队伍中不时有人加塞。他见状就上前劝阻。我注意到他和颜悦色,循循诱导,没有厉声呵斥过一个人。

初二那天,在城西的乃琼寺又邂逅了这位着便装的高个警察。由于已经混得脸熟,我情绪松弛地上前打招呼,开玩笑说,你别以为换了马甲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两人大笑。他告诉我明天有赛马会,但可能对游客不开放,所有入场券由单位和居委会分发,避免了我这样的闲杂人等混入会场。我没有打听他的姓名,也没有记下他的警号。

旅行结束后,我常对朋友们说,这一次是警察教我游拉萨。

2210

村郎的藏地之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84b6ce0100d0v6.html

分类: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