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 布达拉宫(去拉萨过年之三)(有图)

布达拉宫(去拉萨过年之三)(有图)

2009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One day in the year of the fox
When the bell began to ring
Meant the time had come
For one to go
To the temple of the king

319

There in the middle of the circle he stands
Searching, seeking
With just one touch of his trembling hand
The answer will be found

Daylight waits while the old man sings
Heaven help me
And then like the rush of a thousand wings
It shines upon the one
And the day had just begun

(The Temple of the King – Rainbow)

抵达拉萨的当晚,从车站去东措途中,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明天布达拉宫免费开放。司机是四川人,在拉萨开了六年出租车。有时候我都觉得拉萨像是四川的某个城市,在拉萨谋生的四川人绝对是个庞大的数字。我们再三追问,司机显得胸有成竹,操着四川普通话回答我,是咧,你相信偶撒。出租车司机就是所有城市里的移动信息员,无论名胜古迹,还是歌厅发廊,旧闻新知就像方向盘一样被他们牢牢掌控。只要上了他们的车,正邪全在一念间。

布达拉宫不是随便买门票就能进的地儿,旺季还得通过旅行社用身份证预约才成。现在游客少,预约免了,但能省下100块的门票,纵使是对参观过布达拉宫的我来说,照样充满诱惑力。我把路边社的这条新闻告诉了我在东措走廊里遇到的每一个人,行者睁大眼睛,问我是否当真。我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会去碰碰运气。

布达拉宫距离东措也就一公里左右。历史上,布达拉宫算不上拉萨的中心,甚至不算是拉萨城。拉萨城的中心是祖拉康,也叫大昭寺。布达拉宫的喇嘛要去祖拉康,就说去拉萨。四年前,我沿着新藏公路219国道旅行,拉萨是终点。我住在亦师亦友的旺堆家里,几乎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一天,旺堆把我拉起来,说到了拉萨哪有不去布达拉宫的道理。旺堆带我来到布达拉宫管理处南面的平台上,指给我看红山脚下的旧宅。在旺堆心目中,布达拉宫不仅仅是历代达赖喇嘛的驻锡地,也是他的家园。布达拉宫世人皆知,真正了解它的人却寥寥无几,就连宫里有多少间屋子都是迷。五世达赖喇嘛所著的《西藏王臣记》中提到布达拉宫里有1000间屋子,但这个数字是虚数,从古到今没人说得清。20年前,布达拉宫大修,依然没有得出科学数据。

由德高望重的旺堆带着游布达拉宫,自然不用掏钱买门票,还被请去管理处喝甜茶。旺堆以他深厚的历史和宗教学识给我仔细讲解了宫里的壁画、塑像和唐卡。旺堆的讲解精彩纷呈,常常引得众多游客驻足聆听,造成通道阻塞。游客纷纷夸奖旺堆,说他是名好导游。我听了越发自豪地挺直腰竿。

布达拉宫高耸入天际,观者无不动容。法国人大卫-妮尔经过乔装打扮,被当作一名朝圣的拉达克女子才有惊无险地参观了布达拉宫。她在1927年出版的《拉萨历险记》里对布达拉宫推崇备致。在她看来,无论遍布拉萨的风景多么优美,如果不是布达拉宫付之以一种完全别致的特征,拉萨也就不会在这样一个如此偏僻的地区令人趋之若骛。无独有偶,1936年造访拉萨的英国使团成员之一斯潘塞?查普曼惊叹布达拉宫既尊严,又麻木,它不是由人类建造的,而是长在山上,恰到好处地与周边环境结为一体,摄魂夺魄。

但是,布达拉宫曾经的主人十四世达赖喇嘛显然并不喜欢这个博物馆似的家,因为宫里黑暗而阴郁。达赖喇嘛在自传里这样描述他的新家,光线不足,冬天极寒,地下水沟在夏天会传来阵阵恶臭。当年,作为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拉木顿珠被迎请到拉萨,并没有马上入住布达拉宫,而是被摄政热振呼图克图安排住在风景如画的罗布林卡。达赖喇嘛称这是个Generous move.

那一年的秋天,我体验到了宫内的逼人寒气。旺堆带我走迷宫般地从一间屋子到另一间屋子,穿着短袖的我冻得直哆嗦。值守的喇嘛无不身披毯子,旺堆告诉我他们年纪很轻,但都得了关节炎。

坐床后,8岁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住进了布达拉宫,睡在了五世达赖喇嘛睡过的床上。这间卧室位于顶层,屋子里的所有摆设古老而陈旧,四面墙上帘子后面积攒着数百年来的尘灰。屋子里有一座佛龛,酥油灯常明,还供奉着食物和净水。每天都有老鼠来和菩萨争食。到了晚上,这些老鼠还爬上床幔,往下撒尿,达赖喇嘛只有紧紧蜷缩在毯子下面。但是,达赖喇嘛一点不讨厌这些老鼠,视他们为同伴。他觉得孤单,在布达拉宫这所大房子里,所有人都比他们的新主人年长。20岁以后,达赖喇嘛终于搬离布达拉宫,住进了罗布林卡。

这一天,我们谁都没有得偿所愿。布达拉宫大门敞开,一条栏杆却横亘路中,前方矗立着一块告示牌,上面用汉语写着:欢度藏历新年,今天休息。直到离开拉萨,我始终没有二顾布达拉宫。但我总会眺望这座代表了藏族精华的宫殿,看它在黄昏夕阳里闪着金光。

324

村郎的藏地之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84b6ce0100d0uy.html

分类: 旅游,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