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社会状况, 言论 > 地球轴心与西藏的洞穴世界(有图)

地球轴心与西藏的洞穴世界(有图)

2009年5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希特勒地下室中一位被害的藏族喇嘛
盖世太保头子的秘密档案
一位登山家隐瞒的纳粹背景和他的西藏之行
一个高度史前文明的传说和它的神族后裔
一个巨大的西藏洞穴和扭转时空的能量
——这是一份2044年以后才能面世的秘密档案,抑或永远无法解密。

希特勒和他的神秘主义

1945年,随着苏联红军攻入柏林,曾经叱咤一时的希特勒及他的“轴心国”集团终于彻底失败。世人常以希特勒及其情妇的举枪自杀来为二战欧洲战场划上一个大快人心的句号,同一时间,一位来自西藏的喇嘛也被害于这间绝密的地下室。这位喇嘛是什么时候被带到德国的?为什么去德国?为什么纳粹一定要灭口谋害他?70多年来,这个谜团一直没有得到解答。这只是希特勒“神秘主义”中的冰山一角。

2004年上映的电影《地狱男爵》,故事背景就设置在希特勒“第三帝国”灭亡之际的1944年。当时的纳粹巫师为了扭转帝国败局,举行秘密的招魂仪式,企图引出地狱恶魔加入自己的阵营。切莫以为这段情节只是编剧的异想天开,它其实来源于二战时期德国的真实历史。

希特勒的神秘主义情结几乎贯穿了他掌握大权的十几年间。由希特勒亲自设计的纳粹标志就来源于古老的咒符。东方人对这个符号绝不陌生,因为它就是佛教中常出现的“卍”的变形。这个符号源于一些上古部落的咒符,在诸如古埃及、古波斯以及中国西藏的象雄文明中都有出现。而在佛教中,寓意着“吉祥”。党卫队之名则来源于一种被看作是具有魔力的北欧古文字。党卫队的标志,则来源于北欧神话中一道寓意胜利的闪电。

希特勒曾于1912在奥地利见到了天主教圣物之一“命运之矛”,据说这支矛曾刺中过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沾染着圣血,拥有强大的力量。历史上,狄奥多西大帝、罗马大帝等都曾是它的主人。为此,希特勒于1938年攻陷奥地利时,将这支矛运到了纽伦堡的圣凯瑟林教堂。

在二战战事最激烈期间,希特勒甚至用占星术来作为布置战略的重要依据,纳粹就曾利用摆锤定位的方法来搜寻盟军潜艇。在他一系列的最臭名昭著恶行中,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政策其实也来源于他的狂热的“血统纯净”理论。希特勒认为日尔曼民族是雅利安人的后代,而雅利安人则是欧洲神话中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代。保持纯净的血统会使雅利安人在世界上拥有强大的力量。

希特勒对神鬼力量的笃信使他对强大军事力量的开发也充满了斗志和信心,一战中由德国发明的坦克发挥了强大的作用,这也刺激希特勒投入大量科学资源研究原子弹、卫星甚至是碟型飞行器,也就是我们所讲的UFO。

希姆莱与西藏“探险队”

希特勒对神秘主义的大肆推行还跟一位纳粹高级将领密不可分,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盖世太保头子、纳粹第二号实权人物海因里希.希姆莱。也正是他将希特勒的目光引向了西藏这片土地。希姆莱早在1923年就追随希特勒发动了“啤酒馆暴动”,可说是希特勒最忠实的拥趸。而两人对神秘力量的共同兴趣更使他们在希特勒上台独裁后,开始大规模动用国家力量,来系统地实施他们疯狂的神秘构想。

希姆莱受德国地缘政治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的影响,将他的“空间生存理论”与人种神话联系起来,认为雅利安人的先祖即亚特兰蒂斯神族就存在于亚洲的中心——青藏高原。这时的希姆莱向希特勒灌输了这样的理论,并于1938年,亲自挑选了一批科学家组成“探险队”前往西藏。

1939年1月,博物学家恩斯特.塞弗尔和人类学家布鲁诺.贝尔格为首的“德国党卫军塞弗尔考察队”抵达了西藏。以考察探险为名的这群纳粹分子,是当时德国科学各领域的精英,包括植物学、动物学、人类学、地球物理学等。西藏的独特地理环境、纯朴的藏族人、神秘的宗教气氛以及随处可闻的各种虚虚实实相结合的故事和传说,让他们感到讶异和惊叹。在西藏停留了几个月后,1939年8月,希姆莱向西藏派出的先遣队“载誉而归”。他们带回来的各种资料给了希特勒极大的鼓舞,认为他们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据说那位在二战结束时被害的喇嘛,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带到德国的。

在这次探险考察中,塞弗尔等人还带回来了一份“额外的礼物”,这就是关于“地球轴心”的传说,这也是促成希特勒于1943年第二次向西藏派遣人员的原因。塞弗尔等人将在西藏的经历拍摄成了一部记录片《神秘的西藏》,据说影片中标明了隐藏着“地球轴心”的“沙姆巴拉”洞穴的位置。值得注意的是,詹姆斯.希尔顿所撰写的《消失的地平线》已在5年前,也就是1933年出版,并引起了全球轰动。神秘东方的“香格里拉”已经成为西方世界熟悉的词汇和世外桃源的代名词。地球轴心、强大力量、香格里拉,这一切似乎暗合了希特勒臆想中雅利安人故乡亚特兰蒂斯城的景象:世外桃源般的亚特兰蒂斯城,城市中央伫立着一切能量的来源——巨大圆柱体状的磁欧石。亚特兰蒂斯和香格里拉,地球轴心和磁欧石——东方传说与他的信仰契合了起来,希特勒如此地欣喜。

1943年,轴心国集团在欧洲战场节节败退,希特勒已经察觉到自己在逐渐走向整个战事的败局。面对战事的溃败,他多年来收集的有关神秘力量的资料,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摇曳在这个纳粹头子的眼前。他没有忘记“地球轴心”扭转时空的伟大能量。

于是在希特勒及希姆莱的授意下,1943年1月,以前奥地利登山家哈勒为首的第二批德国“西藏探险队”再次向世界屋脊出发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找到沙姆巴拉洞穴,启动地球轴心,将时间扭转到纳粹不可一世的1939年。并借助它的力量,为纳粹德国打造一支刀枪不入的“神族部队”。

这段历史在现在看来,颇有宿命的意味。这支探险队先在印度被扣留,队员们多次越狱才终于来到西藏,他们乔装为德国商人隐瞒自己的身份。然而他们跋涉在世界之巅寻找一个虚幻的梦想时,他们无限拥戴的纳粹集团已经在希特勒的枪声中土崩瓦解。二战结束后,这第二支德国“探险队”在西藏的经历完全成谜,“地球轴心”和沙姆巴拉洞穴从此成了世界上最绝密的档案之一。

世界洞穴的魅惑

希特勒对神秘力量的疯狂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传说中的西藏洞穴里。洞穴,这种似乎并不鲜见的地理现象,从人类发源初期起就一直伴随我们左右。它们是远古人类耐以生存的居所,人类文明的摇篮。但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它们依然隐藏着太多人类与自然未知的秘密。

2113

天然的洞穴是原始人最初的家园,中国的山顶洞人、北京猿人就是穴居人的典型代表。从洞穴的成因来说,由溶蚀、火山喷发、板块运动等形成了碳酸盐洞穴、石膏洞、砾岩洞、玄武岩洞、砂岩洞、花岗岩洞、冰川洞等类型的洞穴。其中,碳酸盐洞穴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溶洞,是规模最庞大、体系构造最复杂、景观最绚丽、内部生物种类最丰富的洞穴类型。

我国是世界上溶洞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从西藏的象泉河畔到广西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都有溶岩现象分布,并存在着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型溶洞。据中国地质洞穴研究会的介绍,我国目前已知的最大的洞穴系统是广西乐业百朗地下河洞穴系统,已探测到总长达75公里的洞穴通道;其次是湖北省利川县腾龙洞,水洞和旱洞总长度为52.8公里;贵州省修文白龙洞洞穴系统、镇远聋子河大溶洞、绥阳双河洞和多缤洞的洞道长度都超过20公里。垂直洞穴、纵向洞穴,以及地下暗河所组成的纷繁复杂而又数十万年不见天日的神秘世界,这种大洞穴、深洞穴人类对它们的了解并不多。

人类文明对洞穴的探索可追溯到2800年前的古亚述国。我国对洞穴的探索也可见于战国时期的《周易》。350年前,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在著作中写下了我国350多个洞穴的探查经历。有意思的是,世界洞穴学的建立和迅速发展是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正是在这个时候,希特勒派出的第一支西藏探险队带回了“沙姆巴拉洞穴”的信息。

西藏的洞穴特殊魅力

从现在已知的洞穴勘探成果来讲,西藏虽然分布着众多的溶岩洞穴,但其规模还远远不能与中国广西腾龙洞、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列楚基耶洞穴等相抗衡。为什么希特勒及其追随者如此笃信蕴含强大力量的“沙姆巴拉”洞穴就在西藏呢?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西藏的洞穴与它的山水一样,被赋予了强烈的宗教神秘气息。洞穴在西藏是一个特殊的宗教场所——修行之地,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现今阿里地区噶尔县门色乡的古如甲寺,有西藏历史上最早的修行洞——雍仲仁钦洞,据说这是是苯教大师珍巴南卡的修行洞,距今已有2900多年的历史。苯教作为西藏的原生宗教,对自然山水有着独特的崇拜情结。后来印度佛教传入藏地,与苯教相结合形成了现在的藏传佛教。历代高僧大德也延续洞穴修行的参悟方式。

2211

在西藏,拉萨的扎叶巴寺和山南的青朴等著名隐修地,就保存有莲花生大师、阿底峡尊者、松赞干布等历代高僧大德的修行洞穴。遍布在山体中的这些洞穴,并不深邃,有些甚至刚好容纳一人。但千百年来,无数朝圣到此,参悟在此的修行者们,将自身的思想光辉渗入了岩石的肌理,使得它们有了神圣的意义。

除了修行,藏族人也将洞穴溶岩的各种形态与各种历史、宗教传说联系起来。如日喀则江孜的金嘎溶洞,此洞深约40多米,内部自然形成了形态逼真的米拉日巴、十六罗汉、大象、蝎子、天龙、地蛇、月亮、太阳等80余种画面。藏北那曲龙乡与巴青县交界处梅木溶洞,据说洞附近可呈现500余种幻相,而洞中一类似弓箭的遗物,被认为是格萨尔王用过的弓。同样在那曲,还有一处名为“仙女密室”的麦莫溶洞,洞口的上方有一个天然的白色藏文“阿”字。在昌都布谷神山之巅也有一处溶洞,传说它是由大鹏鸟啄穿而成。在山南扎囊县,有两处相邻的溶洞景观颇为有名,这就是扎央宗和宗贡布。其中宗贡布的规模甚大,宽26.4米,高约30米。进入洞口,又分南北两洞,南洞深达300米,北洞亦有250米,可算西藏已探查的较大型的洞穴了。此外,日喀则的索布寺溶洞据说长达500米。

西藏的洞穴充满了神谕的气息。我们不妨设想,70多年前,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的8个德国人,带着寻找神族先祖的宏大愿望,揣着雅利安人一统世界的“伟大”梦想,他们艳遇了神秘的西藏。这里的山与水,人和物,以东方式的深邃和原始的自然风貌袭击了这群西方狂想者的大脑。于是,他们把一切的传说当真,并将之努力印证伟大元首的信仰,于是沙姆巴拉诞生了,地球轴心出现了,他们的“神族部队”指日可待了。

香巴拉、地球轴心、沙姆巴拉在纳粹的历史上是现实可依的救命稻草。但我们只能对它抱着好奇和疑惑之态。或许人类历史的这个时段中,科学还无法完全解答这个问题,但当我们访问遍布青藏高原的千百神奇洞穴时,不妨放任地想象,或许在某个洞穴深处真有某种神奇的力量,沉睡安眠,待人探寻。而我们希望的是,它能带来的是真正的和谐、和平,打造一片香格里拉式的理想天地。

TIPS

西藏的溶洞景观指南

山南扎央宗溶洞

位于扎囊县阿扎村扎羊宗山半腰,传说莲花生大师曾在此修行。溶洞有3个朝南的洞口,其中两洞相通。洞内曾设佛堂和经堂,并遗有精美壁画。是目前西藏旅游开发较成熟的溶洞景观。入洞需从一长梯爬入。

金嘎溶洞

位于江孜县金嘎乡嘎希村西南5公里处,距江孜县城45公里。其外观如同一堆锋利的兵器,洞内如同鸡尾。洞中除了溶岩形成的画像,还可看到长在石上的青稞以及昆虫化石等自然奇观。

索布溶洞

日喀则南木林县甲措乡的索布寺北侧。索布寺建于陡峭绝壁的多吉强山腹部的索布山南崖上,海拔4980米。

最有效的减肥方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63e1310100dkmg.html

分类: 历史,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