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汉博 > 千里走单骑,独步彩云南——从腾冲到怒江丙中洛(有图)

千里走单骑,独步彩云南——从腾冲到怒江丙中洛(有图)

2009年5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第五天,5月3日,贡山县城-丙中洛乡-秋那涌
应该说,从今天开始,才是我这次旅程的目的地,开始了为期两天的艰苦徒步旅程。早上吃过米线,在街上四周张望,看有没有可以一块拼车的,没有。和我一块吃米线的两对昆明夫妇挤在一辆轿车上,捎不上我,只好坐上班车前往,行程一小时。快要到达丙中洛乡时,就可以在马路边看见门票明信片上的怒江第一湾,很多小汽车停在路边拍照,我坐在班车上没有办法,只能远远的看了一下。不过心里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人家摄影师都把这个点拍得够漂亮了,自己再去拍充其量只是到此一游,不拍也罢。刚下车,就看见几位驴友谈论拼车往西藏边境察瓦龙,听说途中风光很美,但我盘算一下可能不够时间,只好计划按原定行程走至秋那涌村。

丙中洛乡住宿还是全满了,幸好我前一晚已打电话到卡娃卡普酒店订了一个床位,其实就是原来放发电机的木板房子,腾出来铺了客床。放下行李,正式开始了徒步。从地图上看,丙中洛乡到秋那涌村并不是很远,可实际却需要走一整天,严重怀疑四桶兄的手绘地图存在误导成分。一路上风景还算美丽,麦田、雪山、河谷、森林、村舍,一派田园风光,徒步的人并不算多,一片详和宁静的感觉,我想这就是有些人认为这里就是香格里拉的原因吧。不过,这里的风光略显单一,比不上中甸的绚丽多彩和原生态,我想这也是这里竞争不到“香格里拉”头衔的原因。既然目的是来拍照,接下来的两天,我将主要以图说话,文字记录的是部分的旅途点滴。

步行了差不多1个小时,远远的就看到甲生村的重丁教堂,看到有两三个游客从山谷的小路上走来,心想要是下了山涧再上山到甲生村,应该不用走大路兜一个大圈。谁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本以为小路应该会碰到游客一同行走的,但整段小路都没碰上一个人,有些地方也比较陡,路也不熟悉,在背着摄影包手扛脚架的情况下,要是有什么闪失,可没有谁能帮上忙。越走越觉得这样比较危险,不过既然已翻过山涧,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可是,在接下来的一天,我却犯了一个更严重的错误,先且不表。

走到丁大妈家时,已是中午时分,很多游客在等吃午饭,当我问她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时,她表示已忙不过来,不能再为我做饭了。只好打算到村口小卖部随便吃点什么就继续上路。正打算转身,听到有人喊住我,原来是早上一同吃米线的那两对夫妇,他们看见我一个人,就叫我和他们一同吃饭,这情形下,我当然就不会推却啦。

饭毕,丁大妈打开了重丁教堂让众人参观,重丁教堂是近年才翻建的,没有一点古朴的感觉,与其说游客来看重丁教堂,不如说慕名而来参观电影《茶马古道》里的被采访者丁大妈家。教堂很小,很快就参观完毕,那两昆明夫妇却说不打算往前走了,主要是担心小孩走不了这么远的路。看来,成家后考虑的事儿可真是多啊。

太阳太烈,顶光下拍什么光线都很硬,我想最佳的时候应该是早上和傍晚太阳快下山时。继续前行,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子在麦地里打草,动作很利索,蓝天下特别醒目。于是叫他过来给了拍了张相片。他倒是很乖的跑过来,还挂着两道鼻涕。小小年纪大太阳下还要打草回家,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途中也遇到一对背着竹篓从秋那桶村到丙中洛中学上学的小姐弟,他们说走一趟要4个小时,山里孩子求学就是不容易。

又过了两小时,走到朝红桥,已是累得不行,这时候已是下午4时多了。从西藏那边过来的货车现在也没有了,进西藏的车一般在早上经过,这个时候更没有。只能在桥头休息个够,好继续赶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秋那桶村,自己也没底,盼着有人和我同行。休息期间,碰到一个藏族货车司机也在休息,穿着藏族服装,人很帅啊!他说他老家在德钦,这段路载货生意还过得去,来回一趟一般要两三天,现在老婆孩子都在贡山了,过年才回家一次。在桥的右边,就是翁里村,《德拉姆》的茶马古道外景点就是在这里拍的,山道沿着怒江在悬崖边开凿出来,在丙中洛到西藏察瓦龙的公路没修通之前,物资就是靠马帮从这里一直拉到西藏的。从怒江对面望过去,景色非常秀美,两三座藏居错落有致地散落在大片的麦田之间,夕阳之下,怒江泛着金黄色的倒影缓缓流过。

估计再进去翁里村来回需各半小时,可能今天来不及进去了。恰好这时候,一对广州小情侣从里面走出来,雇上一个当地的农民作向导,他们的目的地是徒步往西藏察瓦龙,真是佩服!今天晚上他们也要到秋那桶村,那正好一道同行。沿途与向导聊天,他说平时就在家里种荞麦,干些农活,今年38岁了,看上去还挺年轻,也挺英俊,特别是眼神,看着你的时候很是迷人。奇怪,怎么俺发现这里的人都比我英俊啊!有点自卑。他家里两个小孩已经念初中了,但还没有免费教学,一年的收入约两万元左右,自从减免了农杂费后,日子过得还可以。言语中我觉得他对生活过得还挺踏实的。他还说,领咱们到秋那桶村后,他还要摸黑走三小时山路回家,看来这50块钱的向导费不好挣啊。小情侣担心他摸黑回家,还把随身的小手电送了给他。

从朝红桥到秋那桶村,足又走了三小时多,从累得不行到累得爬也不动,人的潜力在困境中还是大大可挖的。到达秋那桶村,已是7时多,天已快黑下来,直奔余新民家投宿。听说昨天晚上还有80多号人入住,今天已经少多了,只有两拔人,一拔是广州的,一拔是深圳和上海的。吃饭的问题一个人不好办,能搭就搭,也就跟广州那拔人一块吃了,脸皮厚也练出来了。深圳的那个大姐说,她是第二次来怒江,这次过来是探访红卫兵大串联时认识的怒族朋友,三十多年过去了,一直只是书信往来,彼此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年代的模样,此翻第二次握手,已不见当年那朝气少年。看她说得动情,我也静静地听她细细地回忆,人生往往是这样,偶然一次短暂的相遇,却是铭记尺头的牵挂,真挚的友情并不是以时间或物质来衡量的,只是在物质社会里很多人不会停下来掂量真情的重量。

余新民家也是一个民族融合的家庭,他本身是藏族,儿媳、女婿有怒族、独龙族的,他说相处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只是民族节目就会穿起自己的民族服装。三儿子的对象也是独龙族的,在昆明民族村工作的时候认识。村里还没通电,很些村民都是自己买小型水力发电机发电。夜里,在昏黄的灯光下,我和他聊了很久。他告诉我,他有些同学朋友到了东莞打工,每月收入有两千多,我问他,你想出去闯下吗?他说,想。我接着问:你知道他们要天天加班又要租房吃饭又没退休保障吗?他说没仔细考虑过,接着是一段的沉默。然后,他又告诉我,他想开一个吃土鸡的馆子,就在村里开,他认为现在很多城里人喜欢跑到乡下地方吃饭。我不能说他这个想法不成熟,只能告诉他做馆子生意的难处,还要考虑客源、成本等等,显然,他对这个还没有一个很缜密的思考。年轻人都是有向往的,我也祝福他。

花费:

食:1,早餐,路边店米线3元;2,午餐、晚餐,蹭的。

住:卡娃卡普酒店30元/床,余新民家10元/床。

行:1,徒步。2,石门关至四季桶村,蹭一昆明用尼康F6机子的影友车一段。

玩:沿路风景。

(对图片感兴趣者,请上原文查看,编者加)

半脸傻笑
http://vcan.blog.163.com/blog/static/10593249200942401324103/

分类: 旅游,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