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藏人博客, 言论 > 我们的言论底线在哪里?

我们的言论底线在哪里?

2009年6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本没有这样同题写作的习惯,仅是巧合,这已是第三篇以“在哪里”为开头的博文。

关于言论底线这个问题的思考,我想很多人已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因为在这样特定的年代,特定的环境里,每一位思考着必须以此为起点,调控自己的思维与语言的复杂关系,必须在这个功课上需要足够的智慧来过关。但是,每一位思考者的身份、民族、职位、政党、政见等不同,言论的底线也呈现着是松是紧的非稳定状态。

民主制度不完善或独裁半独裁的任何一个国家,言论既可以是无形的恐怖,也可以是恐怖的无形源头。古今中外,对于言论的制裁,比比皆是,但我们细微地琢磨一下,将会发现东西方国家中对此形似而意不同。

法是制度的具体框架,也是言论的无形遥控。一个即将成立的国家或正在制度完善的国家里,法的制定无疑是最为重要的事件,尤其是非单一民族国家,法的制定中对不同民族在同一主题的思维异同点需要足够的考量。民族团结是暂时的妥善,而各族共赢才是一致的出路。

言论出自思维,而思维也是社会的复杂折射。社会的各种现象必有其自然因素,也有其政治因素。当中政治因素的揭露,就要遵守法律的框架,维护法律的的尊严。而自然因素当中,相当的成分是人为地结果。对此言论,就要在人性层面做批判,此时道德成为了共同遵守的底线。因不同民族或文化身份对具体言论的承受力度不一致,会导致言论战线的戏剧性和复杂性。言论中,幽默或者戏谑也是读者所承受和理解的条码。

言论的法律底线也好,道德底线也罢,在一个践踏法律,无视人权的任何一个国度里是模糊不清的。

最近两年的中国,因网民支持而揭露丑陋的问题事件层出不清。而这不是说四五年之前的中国就是非常安稳,而是丑陋问题一出现,各级政府或组织因施以政策或相关规定而悄然声息。但是这反而会增强一种无形的内暴力。这种内暴力的存在是一个国家致命的危险。这两年,在大陆众多问题事件的初露,会让潜在的内暴力将会慢慢释放乃至湮息。这会让国民创造一个安稳的环境。

这样一个向善发展的年代,言论也具有了适当的宽松。可是汉人作为主体民族,对其分析还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和承受力。之前,写了一篇‘假设我是汉人’的短文,发到新浪时,即被和谐。其实,也可以假想我们所谓的一东突分子担任了国家主?席,也有可能中国的发展更会繁荣,更会以人为本。遥看美利坚,我们发现奥巴马的笑容在不同种族的脸上那么灿烂。

值得一提的的是,当我转载一网民(疑是汉人)写的《中国问题的根源—认识诚信的价值》时,重新命名为《中国汉人的诚信在哪里?》,发到博客上,就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评。细细阅读此文,会发现此篇绝非逻辑严密的文章,但也并非有人所说的无理语句。这篇文章的作者,作为一个个体,他无需站在一个很特殊的位置,也无需以自己的知识储存而自谦(本人觉得此人知识广博,但有人劝其好好学习)。一位思考者,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自由空间里,其言论身份需要读者的尊重,但其问题的分析可以批驳。

尽管在这篇文章里对浮夸小说给予了无情的批判,对中国唐诗给予了刻薄的评价,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文如其人,喜好浪漫主义作品的人,对现实主义作品大多是避而不染。一个小学开始调教怎么承奉别人,怎么让别人喜欢自己的教育制度下长大的孩子,怎么会体会诚信的价值就在于对人性的尊重?贿赂成为社会风俗的环境中,诚信也以什么样的姿势在国民人格中复苏?
 
遥问我的西藏在何处?!
http://zhaxi-longzhu.tibetcul.com/60526.html

分类: 政治,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