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社会状况, 言论 > 进藏挂职22日经历及随想

进藏挂职22日经历及随想

2009年6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09-05-31往返林芝 – [风景]
28日9:15出发。甘丹寺在沿途但不在计划内,临时作了调整,去了甘丹寺——因为它太有名了,我实在不想错过。车子在山间曲曲折折弯来弯去的走了许久,终于抵达。看见醉人的蓝天白云下的寺庙群弧形展开,心情颇有些愉悦舒畅。有一个殿里,在一楼只看得见宗喀巴像的腿,二楼可见其脸,却不知如何上楼。就问旁边打坐念经的一位老喇嘛。我先确认:宗喀巴?答:宗喀巴!再问如何方能正对其脸?却听不懂了。陪同我的人说,说不定能听懂英语。我就又用英语问他,更听不懂。不过老喇嘛自始自终极有耐心,眼神清澈,笑容慈祥。不由想起那位D.L.喇嘛在今年3月的纽约时报曾说西藏是Hell on Earth,可我现在正站在这片土地上,正结交着藏族朋友,正问询着藏族喇嘛,我实在不能认同D.L.喇嘛的话。我在宗喀巴像前和这位老喇嘛的座前均作了一点供养,老喇嘛便让我伏下身,拿着一顶帽子,介绍说“宗喀巴本人戴的,六百年了”,然后轻击在我头上。

随后继续前行,至米拉山口,海拔5013.25米。这是我目前到过的最高海拔。

然后至巴松错,或巴松湖。湖景颇美。湖心岛上有一小庙。陪同我的人说,应该是苯教的庙,因为庙前一左一右有夸大的男女生殖器的木头像,而苯教是有生殖崇拜内容的,而且林芝地区及其周围有相对较多的苯教寺庙分布。进殿,见正中间供奉的是莲花生大师像,播放的声音象是莲花生大师咒(我不知是心咒还是根本咒),就问殿内的老喇嘛:莲花生大师?答:莲花生大师。再问:莲花生大师咒?没听懂。学着念:“唵啊吽,班扎尔咕噜,悲马悉地吽”。就听明白了,点头说是,然后纠正我的发音。跟我打出来的这些字甚至字数都有点区别。可惜我向来语言天赋不好,学了几遍,现在仍是忘记了。出得殿来就有点疑惑苯教与藏传佛教的关系,甚至怀疑这是否苯教寺庙,或许应该是宁玛派的寺庙。

继续前行,夜宿林芝八一镇。

29日,早晨坐着一个老乡的三轮车,在镇里逛了逛,然后一行驱车前往鲁朗镇。陪同我的人以前曾在林芝地区工作生活过多年,甚至条件很艰苦至今交通不便的墨脱,一路上给我讲述了很多知识和经验。在路上曾着藏帽皮袍,手持藏刀照过像。到了鲁朗还跨上一匹最能跑的马照了像。我仍然一如既往的执意要自己握缰骑马奔跑。不过很糗的是,这次我从奔跑的马上摔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从马上摔下来,仅管这次马跑得还没有我以前在新疆骑的马跑得快。可能有部分原因是我技术生疏了,还有部分原因是马鞍不稳。所幸我在落地之前已将马蹬松开,并在落地时本能地掌握了一下平衡,所以摔下来没怎么受伤,只腰臀间使劲按捏才有些痛。是日晚即喷了云南白药气雾剂——我终于有机会用我的云南白药了。从马上摔下来后轻拍着马脑袋还想着是否再试一回。后来想想同行的人也紧张,还是作罢了。于是就在周围逛逛,照了些村庄和溪流的照片。有个房屋的看家狗,见有生人来,就在围栏里吠。于是第二天我就将放在车上包里的甩棍取出放在衣兜里了——这棍子还没机会用过。

29日中午吃的是石锅鸡。陪同的人告诉我是办公室主任特别叮嘱要让我吃这道菜的。特殊的不是鸡,而是石锅。陪同我的人十几二十年前在墨脱里即知道这个石锅,说是从很深的山里挖出来的,刚挖出来时高温可塑,遇空气后迅速冷却变硬。说里面含有些特别的矿物质,说到这个时我不知道中午就要吃这个,还接嘴说那得看这些矿物质对人有益还是有害,并非有点矿物质就是好东西。后来知道要吃这个了,就说这么特别的锅,吃一回也值。吃饭时问饭店老板好多钱一个锅,说1300。陪同我的人去找了一个没作任何处理的石锅拿给我看,我一端确实很沉重,绝非陶瓷之类。陪同我的人也确认就是这样的锅。后来看到一个宣传资料写道:“鲁朗石锅鸡:原料属于世界上稀有的天然皂石,产于雅鲁藏布江两岸陡壁的悬崖上,含有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矿物质成分,经医学临床实验证明,石锅烹煮的食物对高血压、心脏病、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具有明显的食疗保健作用。”重要且普遍的疾病都让它说了。

下午返回林芝八一镇。沿途看了一个号称世界柏树王的地方。再没有其它地方可去,就在周围及其镇上的公园逛了逛。

30日先看了一个小寺庙,同行的人说是苯教的。然后又看了喇嘛岭寺(红教寺庙),规模稍大。入殿需要脱鞋,同行的人不想脱鞋就在外面照像。因为早有在甘孜脱鞋的经历,于是我二话不说就脱了鞋进去。主殿三层,第一层中间的佛像看样子象是莲花生,第三层象是释迦牟尼,第二层看不出来,准备问旁边诵经的老喇嘛,但该喇嘛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一个劲儿地念经,就作了罢。这个主殿的正面墙是白色,背面墙是黄色,两侧墙一是蓝色一是青色。不知有什么讲究没有。后来取出指南针,发现这个寺庙的朝向并不正,也许他们并不在乎这个吧。另外还有个只有一层但较高的偏殿(可能建筑年代较早),有很多喇嘛在里面念经。这个殿里不论中间还是沿壁供的佛像都相对较大。我欲问中间那个最大的佛像是谁,话还没说完,那个年轻喇嘛就说“释迦牟尼”。

然后准备去南伊沟。途中还有边防军人稍事检查。陪同的人说,这里其实离中印边境已经不远,翻过这个山就是了。这个目前实际的边界与地图上是不同的,地图上的我国要多几万平方公里。在去南伊沟的中途,去了扎贡沟。里面刚办了个藏医药会。照了几张标出来的藏药,不是太多,如野生黄牡丹、雪山一枝蒿(同行的人说有很大的毒性)、小叶莲等。实习的导游学生说这里的某个山被称为藏医的药王山,这里的云杉和流水被认为是藏医始祖宇妥?云丹贡布点化而成。有一眼泉,名“求米央拉吉”,意为“可治病的神水”。导游说是当年药王云丹贡布炼丹之用。山上很多地方都挂有经幡(其实藏地到处都这样),导游说一般有五种颜色,白色代表云,蓝色代表天,绿色代表水,黄色代表土,红色代表火。不知这与喇嘛岭寺主殿四面墙的颜色有无关系。

然后就没有时间去南伊沟了。在当地吃过午饭,2:30出发,直至将近10:00方才返回拉萨。沿途看着明丽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渐渐地夕阳西沉,晚霞片片,想起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讲述他一直奔跑看到各异的沿途美景时,他妻子或女友说但愿那时与他一起(I wish I could’ve been there with you),阿甘说,你是与我在一起(You were)。这也是我想对妻子说的。

2009-05-31正规上班 – [工作]

今天按这边的正规时间上班。我从读中学开始就习惯于迟到,但目前这个作息时间真的让我很难迟到。

8:50到办公室,开窗,调试电脑,连接我的笔记本电脑,处理电子邮件,翻看前几日的会谈纪录。

10:00,到头儿办公室,见有人谈事,就说等会儿再来。回来继续处理原单位与事务所的事情,并问询项目经费的事。中途有办公室的人进来,见我没有茶杯,就说去拿一个,过一会儿回复我说没有现成的了,马上去买。凡进我办公室或与我打过照面的人,我均对着名单查找他或她,加深印象。

11:00,头儿打电话过来,于是去他办公室谈了谈工作。

11:30,全体会议,头儿向大家介绍我,并向我逐一介绍各同事,然后我简短陈词。随后办公室主任将新买的两条哈达递给所长副所长,由他们分别挂在我脖子上。所长与我热情拥抱了一下;鉴于另一副所长是女的,就不拥抱了。散会时办公室将新买的紫砂陶茶杯给了我。会后继续与头儿谈工作。

12:30,全所职工在办公楼下的草坪搭着帐篷吃牛肉炖土豆,还有点小菜和啤酒。厅委书记来吃了块肉就走了,直接相关的处长来一起坐着吃了喝了。餐后,我上楼继续处理我的事情。

16:00,办公室的一位主要人员到我办公室聊工作。

17:00,WLM将意向性的项目申报内容拿给我看,我作了些修改,回传给他,由他交所长。

18:00,头儿叫我下去讨论项目申报的事,本来说要改成基建的申报,后来问了主管部门,说又不妥,于是暂搁置。

18:20,回复了HLY的英文邮件。

18:40,到外面餐馆吃了碗雪豆蹄花。入藏以来第一次自己掏钱吃饭。

17:30,ZXDZ开车送我到人民会堂看西藏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的演出,因有领导出席,戒备较严,入口有身着SWAT服装的警察。

22:00,ZXDZ送我到超市买了杀虫剂,然后回家。

2009-06-01第二天 – [工作]

仍然提前十分钟进了办公室。开电脑,处理邮件,答复QQ留言。半个多小时后,估摸着即使迟到的人也该到了,就开始逐一约人谈话。本来预计半小时一个人,结果大家都很健谈,到十二点半只谈过四个人。中途所长进我办公室,本想带我到各部室走一走,没想到我已经开始在找人了解情况了,就罢了。

下班后在外面餐馆胡乱吃了点,就逛到附近的新华书店。书店很大,但很冷清,大家不爱看书怎么能够加速发展嘛。第二层楼有医药卫生类书籍,扫了两次,没有发现一本藏医药的书,这也是个问题吧。最后买了本《艽野尘梦》(陈渠珍著)和《西藏与西藏人》(沈宗濂、柳陞祺著,柳晓青译,邓锐龄审订)回家。

下午上班半个多小时后,继续约人谈话,上午约的人资历较浅,打个电话就是;下午约的人资历较深,便自己过去寒暄两句,请他过来谈。也很健谈。谈了近一个小时后,所长电话过来,我便说等我五分钟,结果仍无休止之意,继续谈了十多分钟。然后就去见所长。想着今天找人一个一个谈话可能显得过于主动了些,别人不知道我是闲不住的人啊,于是见面就先谈了今天谈话的大致情况以及我约人谈话的目的:一是加深对业务工作的了解并不断加强印象;二是了解具体人员情况及人员关系(通过面谈有更直观的认识)以便今后开展项目时知道什么人可用以及可以怎么用。

所长找我谈的事是一个项目的一期检查和二期合同。然后闲谈了一阵。让我在工作中注意人脉关系的建立,强调要多交朋友。他说他的藏族朋友比他的汉族朋友多,而且小时候结交的基本上都是藏族朋友,所以性格观念上有些趋近于藏族。我便说我的家乡是哪里,也喜脾性梗直之人,并因此吃过亏。他还说与藏族同胞打交道,要注意两点:一是他们一般不会背后议论人,因为有些宗教的戒律观念深入骨子,我问,不两舌?他说是。第二是不要欺骗他们,只要他们发现你欺骗一次,就永不会再相信你。我说我重信义。我们都同意,我们的观点和行事方式肯定不会完全一致,在有分歧甚至矛盾的时候,要坦诚,要直言。我知道我自己在无相对者的干扰的情况下能够做到这点,我也比较相信只要我如此他也能够如此。这是我的理念,我在事务所也强调这点。即使现在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幼稚的。

我到美国作访问学者,列了若干目标,没有达到最低的,却达到了最高的。我到西藏作挂职干部,属身不由己之举,除了希望在Spirituality上有所提升外,本无其他目标设定,现在到了这片高原,却觉得或可有些收获。也许没有什么Title,没有什么Promotion,但这个经历可能真的对我有益,不仅是对我的历练,而且还可能有些人脉和工作关系的积累。

2009-06-04近日 – [工作]

所长在前几天的全所会议上介绍我时说我孤身一人在此,望大家多给予关心。在此之前无论是我的住所还是办公室,都整饬得非常不错,出乎我的意料。只是当时没有给我的厨房配备什么东西,因为想我一人必是不会自己做饭。我确实不大会自己做饭,除非这里的饮食比美国更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要烧水泡脚,这是太阳能的热水器不能解决的问题。于是我说我想买个炉灶,因为我遍寻厨房没有发现天然气管道,就不知该怎么操作,于是在一次聊天时请他们带我去买一个。所长就让办公室去办。我强调我自费,因为他们已经做得太多太好了。所长笑道,难道以后你还能带走?于是就办公室去办了。没想到的是,除了买回了灶,还买回了两大罐煤气(原来是烧煤气的,我从来不知,第一天晚上把厨房门关得紧紧的,以防漏气害了我性命:),还买回冰箱、电磁炉、微波炉、高压锅、水壶、炒锅,甚至菜刀、菜板、碗、筷、米、油、盐、酱、醋、味精、花椒……让我很不好意思,只能连声道谢。第一天晚上,烧了水泡着藏药的浴足剂,看着电脑里的《终结者外传》,放着电视CCTV-9的背景音,吃着卤猪耳和枇杷,很惬意。BTW,这边的物价要贵些,枇杷15元/斤,我钟爱的盐煎肉20元/盘。

人家对我好,我就不能只想着混日子。这几天来自己把自己弄得很忙。逐一找人谈话(同时作笔记),截止昨天下午,该谈的基本都谈完了。一方面是了解工作,熟悉情况;另一方面是认人。现在基本上把全部同事都能对上号了,大致上见面就可立即呼出名字。要知道,藏族同事的名字可是不大好记。除此之外,开始布置点小工作,截止今天下午,分别给三位同事布置了三项工作,从表面反应来看,似乎都还比较乐意接受我布置的工作。所长也交待给我两三件项目方面的管理工作,其中一件可能还得使劲抓抓,不过应该问题不大,只是需要花些时间,还要做些协调。昨天下午有个全区的统计会,所长有另外的事,由我带了个同事过去。事前备了点课,看了一下近年我系统的统计情况,然后在会上提了点建议,被采纳。同时,这对所里也是好事,有些工作既是做了的,最好就能有点显示度。今天下午厅里有个科学发展观的会,所长看病,我去。迟到半分钟,被会务人员安排在厅党组书记的旁边(因为其他厅领导不在家),坐定一看,原来还不是系统内部的会,是有人来走访座谈。书记看了一眼表,然后开会。作了工作通报后,第二项议程是座谈。与书记同一张圆会议桌前的各处室和各所的处长或副处长、所长或副所长就开始发言。因为我刚来不久,本想坐在后面只听不说,但看这情形是不说不行了,既然如此,拖到最后说不如提前说,于是从科学发展观的核心说起,结合我这几天来了解的情况,从书记总结的几点中着重谈了人才队伍建设的问题和体制机制改革的问题。结果还有些反响,大家还展开讨论了一下。我赶紧声明,初来乍到,有些问题可能没弄得太清楚,说得未必准确。书记点头肯定我说得不错,并强调了我提出的激励机制的问题,涉及稳定与发展。会后回到办公室,同时与会的相关处的副处长打电话给我,我以为有什么事,原来是夸我讲得不错,说没想到我刚到几天就能这么熟悉情况,并说改天再聊。其实这些问题是比较明显的,所长看得很清楚,但看得清楚不等于能够解决。如果真能通过这次座谈从厅的层面加以改善,也算是我出的第一份力吧。

住房虽然还可以,但没有空间可以让我练习太极拳,除非把那套沙发扔掉;办公室也是如此。已是超过十天没有练过了。前天找门卫拿了办公楼顶楼的钥匙,上去一看,宽敞,很好。昨天早上八点过就穿戴整齐登上顶楼,没想到彼时已阳光夺目。门卫说可能7点半可以。今天早上7点35登上顶楼,没过几分钟又是阳光耀眼。沮丧,下楼。总不成7点钟就过来吧,9点才上班啊。是否改在晚上练拳呢?比如晚上8点?考虑中……

前天傍晚骑了GJG留给我的自行车向西疾行,看看周围的环境。骑快了还有些喘,果然与内地不一样。不过这可能与适应性无关。一楼的同事上三楼我的办公室,走快了也喘。昨天傍晚步行在周围逛。从拉萨饭店走到罗布林卡,再走到布达拉宫,越走越有劲,仿佛体内真气鼓荡。不过逛了一圈,也没找到我钟意的衣服——这次来藏,衣服带少了。

2009-06-13近日 – [工作]

原以为到西藏工作会比较轻松,但我这两周的情况并不如此。可能这两周是稍微特殊一点,一是恰好遇上项目申报的工作,二是一位副所长在外地学习、另一位副所长在病休、正所长虽然在管所里的大小事情但名义上已被抽调到厅里承担一些紧急工作毕竟要分些心而且他近期心脏也不大好。于是我这两周的上班时间基本上没有什么闲暇。熟悉主要的业务工作和人员之后,就开始接手最近的项目申报工作,然后开始梳理目前一些在研项目的实施情况,间或关注一下常规工作,还有就是参加厅里大量的会,前天开始接触财务的事情和人员招聘的事情,会计知道所长不避我后,今天开始问我一个款项的处理,今天还花了半个多小时给人做思想工作……

所长待我甚好,生活上的安排不必说了,工作上也帮我在所内逐步树立威信,还带我与厅里的领导和中层干部多打交道。据我所知,另外的挂职干部似乎没被如此信任和善待。不过,Anyway,我也在努力做事以不辜负信任。

未来几天:明天周六上哲蚌寺,后天周日副厅长可能带我们几个去山南,下周一处理一下这边工作的尾巴,下周二返内地,下周三、四面试招人,然后花一星期时间处理一下内地工作的尾巴,到驾校学两天车,大致差不多了再回西藏,生活规律就得正常化了。所长还提了两次让我跟所里最好的司机学开车,回来后是得学学了,应该比驾校学车只求应付考试要好些,不过用越野车来学是不是有些起点太高?

来西藏之前没定什么计划与目标(与去美国时不一样),但现在看来,还是得大致定个目标计划,以不枉费时光。不知道藏文好不好学:(
2009-06-14桑耶寺 雍布拉康 与往返山南沿途 – [风景]

今日由分管的副厅长带队,前往山南地区考察。途经桑耶寺(http://picasaweb.google.com/snaflow/SGkJGJ#),这是藏传佛教最古老的寺庙;还经过雍布拉康(http://picasaweb.google.com/snaflow/jYkdeD#),这是西藏最古老的宫殿。只是跟随着领导就不够自由,到了桑耶寺,领导说不进殿大家伙儿就不进殿;到了雍布拉康,领导说不骑马大家伙儿就只得徒步往上爬。一路上风光甚好(http://picasaweb.google.com/snaflow/ZFxyvH#)。

2009-06-21西藏22日随想 – [随想]

5月25日抵藏,6月16日返,恰22日。不算太长,毕竟才三周多一点,但比一般去旅游的人仍是要多出了若干时间,而且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的藏族汉族和其它民族,所以脑袋里面就多多少少有点新鲜的想法。

国家一直在援藏,近期还将加大援藏的力度,这是其它省市区没有的优待,可为什么西藏的经济上不去?西藏的水力资源全国第一,西藏的物产资源也很丰富,有些动植物资源还是西藏特有的,可为什么经济就上不去?从拉萨机场(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的路上,可以看到有个国家级的经济开发区,不过里面很萧条。为什么?

我觉得还是在于科教。家宝总理在今年三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提了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和知识产权战略三大战略。在我看来这三方面是很相关的:教育不上去,不会有批量的人才;科技不上去,不会有优质的知识产权;没有人才,什么事都会做得差火候,科教也是一样;没有知识产权,好些科技成果在全球化的情势下不大好保护和发挥作用,也就不利于兴国了;而没有科技,总靠消耗资源来发展经济,那就没多少年好光景了。我目前还没有去过西藏大学,也没有去过其它中小学,不知道情况如何;但我见北京西路上那家偌大的新华书店里没有几个人,我总觉着这就能反映出些问题了,不说和北京西单的图书大厦比,就是和紧邻西藏的四川成都的书店比,也是相去甚远。

我现在手头没有西藏的年鉴,

snaflow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snaflow.blogbus.com/logs/41289656.html

分类: 援藏,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