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政治 > 达赖为什么急了?

达赖为什么急了?

2009年6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藏独动向:达赖宣称自己的欧洲之旅与政治无关,但在法国,却连续发表政治谈话,言辞非常激烈,令人倍感蹊跷……

6月10日,美国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与中国的僵局消磨达赖的耐心》的文章,文章说达赖最近一系列的活动和讲话,透露出他已经越来越不耐烦。今年2月份,他在罗马声称“西藏现在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3月份,他又声称“现在的西藏是‘人间地狱’”。而在最近访问法国时,一下飞机,他就发表政治性演讲,以罕见的激烈语言攻击中国“判处西藏文化和传统的死刑”,为自己的巴黎之行定下了非常明显的政治基调——尽管他已经一再宣称他的欧洲之行没有政治意图,但其言辞之激烈,使得在场的法国记者都倍感吃惊。下午,他更颠覆性地宣称“3?14事件是北京方面操纵的”。他还说已经“对与中国政府谈判达成解决方案不抱什么希望。我现在对中国政府的信任非常少,因为整个共产主义政治体制就是基于谎言和伪善。”——对达赖最近这种近乎歇斯底里的表现,《开放之路:全球之旅的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作者,印度裔的游记作家皮科?艾尔在最近的一篇书评文章中说,自己和达赖交往了34年,“第一次他不能再容忍他对北京的不耐烦和失望。”

在这里值得追问的是,达赖为什么急了?《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给出的答案是:达赖现在正面临着内外交困。文章说,达赖马上就要74岁了,但是流亡藏人中,特别是年轻的流亡藏人,已经开始对他鼓吹的那一套不感兴趣,中国政府也对他的表现很不信任。其实,这篇文章只揭示了达赖着急原因的部分真相,而国际社会开始对达赖的冷淡,也是一个让他“着急上火”的很重要原因。请看,此次欧洲之行中,到了荷兰,首相拒绝接见,外交大臣马克西姆?费尔哈根也只肯在海牙的圣雅可布教堂内和他见面握手,让他只能以“不想给任何人带来不便”自我辩解;到了法国,得到的待遇更加冷淡:巴黎市执政党议员不出席“授勋”仪式,中间派有的议员也因考虑“避免刚刚转好的法中关系受损害”而拒绝合作,就连最为“意识形态”的法国共产党议员也表示,“深为达赖喇嘛的某些观点所震惊”,拒绝出席此次仪式。至于授予仪式,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巴黎市政府将这个仪式“悄悄进行”,本来人们似乎准备在大客厅进行这一仪式,但最后只是放在市长办公室进行,且时间也是选在饮茶时间——面对此次访问未能见到任何法国官方人士,甚至连他的一批“老朋友”也都刻意回避的事实,达赖只能以“是私人访问”来自我解嘲。更要命的是,一批原来支持过达赖的外国政客也在开始反思了。据《德国之声》6月9日报道,德国联邦议院前副议长、北威州政府管理学院客座教授、绿党政治家福尔默,6月8日晚在埃森参加“墨卡托基金会”举办的一次讲座中表示,是达赖和流亡政府错误的策略让谈判无以为继。

本以为自己能够在欧洲呼风唤雨的达赖,大概也没有想到,迎接自己的竟是这样一瓢接着一瓢的冷水。其中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所以千万不要奇怪,达赖6月11日为什么在印度的中央邦口出妄语,“我们的事业正在壮大……99%的藏人都在反对中国政府。”他那是在吹牛,想自个儿给自己打气呢!眼看着前途渺茫,一向习惯打着“非暴力”的幌子,口口声声要“内心平和”的达赖,如今也急了。

不过,无论是穿上“中间道路”的外衣也好,或披上“真正自治”的马甲也罢,“西藏独立”的迷梦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时日无多的达赖,大概正是因为,虽然十分不愿意但又不得不面对的,国际上那一幕幕的无情现实,所以才急火攻心,变得歇斯底里了吧?在此不妨奉劝一句:达赖喇嘛,醒醒吧!别再做“西藏独立”的白日梦了。正如藏族谚语所说的:“人老的时候想回家乡,鸟老的时候想回窝。”——赶紧回来吧!

(责编:闵闻)

KINGWAY NEWS
http://maqiang992000.blog.163.com/blog/static/54364991200951792035416/

分类: -重点-,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