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言论 > 新疆问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考验

新疆问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考验

2009年7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由于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工人的一起殴斗事件中有维吾尔族伤亡而酿成7月5日乌鲁木齐的流血动乱,有人认为比去年3月的西藏动乱更为严重,幸亏中国政府展现了效力极高的平息能力,西方舆论也没有像去年那样煽风点火。

我是坐在汽车中从收音机里听到BBC最先报道的,该台还请英国的中国专家评论,称赞中国政府对待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胜过美国。但这两天《纽约时报》的报道与评论文章却怪中国不让维吾尔人发展语言、文化,汉人不尊重维吾尔人生活方式。

新疆的汉人都是二等公民

记得90年代初,德里的印度中国研究所让我和外子谭中负责一项“中国少数民族问题”研究项目,为我们提供旅费到中国各地考察。我们在乌鲁木齐采访了维吾尔著名社会人士、新疆社会科学院专家和新疆建设兵团干部,还与各族的许多老百姓交谈。

后来我们写了有关云南、西藏和新疆的三份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云南基本上是个多民族大家庭的好榜样,西藏问题如果能跨越达赖喇嘛这一障碍就不难化解,因为藏民相对温和、虔诚,藏汉血缘与文化亲属关系浓厚。

我们认为新疆少数民族问题最为复杂。一、这些人、特别是维吾尔人性格强悍,他们的祖先突厥曾经屡屡侵略中原;二、近代英、俄帝国主义都想在新疆染指,斯大林曾经把新疆划入苏联的势力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把新疆纳入中华民族大家庭是创业维艰;三、新疆其他民族,特别塔吉克族和汉人和睦相处,维吾尔族最格格不入,始终认汉人为外来人,说他们到新疆抢走财富,每次街头有汉人和维吾尔人争执,马上就有维吾尔人和汉人围拢形成对阵;四、从19世纪开始的国际“恢复东突厥(土耳其)帝国”运动使新疆形势更复杂化。

当时我心目中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新疆的汉人都是二等公民”这句话,《纽约时报》7月8日社论却说:“维吾尔人长期受到虐待”。十多年前我们亲眼看到中央在新疆推行各种各样的优待少数民族政策,实际上等于间接“虐待”汉人。到新疆工作的内地干部都为推行这一政策而吃亏、忍让。

新疆由于是维吾尔自治区,所有大大小小政府与公家机关的头头都由维吾尔人担任,汉人做实际工作,有实无名。一般来说,维吾尔人比汉人懒惰、水平低,生活浪漫,喜欢唱歌、跳舞、酗酒。社科院的一位汉族女研究员丈夫是维吾尔人,夫家人们经常晚上酗酒、歌舞、狂欢,使她感到难于应酬。

再看现在西方舆论流传汉人“独占”社会机遇而不与少数民族平分秋色的理论,这实际上反映出全球化竞争中优胜劣汰,把广大平庸的汉人与维吾尔人竞争不过少数汉人精英的现象混为一谈了。维吾尔人在目前中国商品经济大浪中飞黄腾达的例子也是有的,他们在中国的处境,大大胜过黑人在美国的处境。

我们当时也看到,在各种少数民族优惠待遇中,有一条让少数民族子女优先录取大学的规定–汉人录取的分数最低限额要比少数民族高50分。现在中国许多人玩虚作假,为了进大学而把汉人身份改成“少数民族”,说明这一“虐待”汉人的不平等待遇仍然存在。

国际势力混水摸鱼

中国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自己舍得牺牲,希望为子女创造良好条件。不容讳言,这一让少数民族子女优先进大学的政策对新疆汉族干部精神上的打击是很大的。当时他们之间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话:“赔了青春赔终身,赔了终身赔子孙”。

当时我们发现中国政府在新疆(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大力提倡民族大义,即消除“汉人”、“维吾尔人”等概念,把中国变成一个整体的“中华民族”,号召中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力求实现“民族腾飞”。

我们发现在当时的官方宣传言论中有“谁也离不开谁”的口号,要维吾尔人知道不和汉人团结自己就没有前途,要汉人知道必须和维吾尔人亲密无间地相处,不然的话新疆就难以长治久安。

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在我们的研究调查中占有突出地位,新疆开发得好,少数民族大家安居乐业、繁荣富足,社会政治局势就会稳定。有一个活生生的历史例证。50年代末中苏关系开始恶化,苏联派出特务到新疆把苏联描写成天堂,煽动新疆人民离开中国,制造了1959及1962年两次“大逃亡”事件,前后有十万维吾尔和哈萨克人越境逃往苏联,大多数人在中亚的苏联加盟共和国中居留下来。

这些人逃到苏联以后立刻发现那儿并非天堂,许多方面都比中国差。久而久之,中国经济越来越繁荣,新疆变成中国的重要产棉和石油工业基地,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生活水平都高于国外的族人。中国政府并没有主动去争取,那些逃亡者和子女却陆续悄悄地回到新疆,再也不作非分之想了。

我们在十多年前的研究报告中写了这样一些话:“新疆蕴藏着生态的多样性和历史的复杂变迁”,“新疆的土地比英、法、西班牙、意大利加起来还大”,“将来地球变成‘世界村’,新疆必定会成为国际事务的重心”,“如果汉族和少数民族关系恶化,国际势力就会混水摸鱼来扰乱中国政局稳定”。

这次流血事件使人们深刻认识中华民族要在复杂的现代世界茁壮成长仍需要经过艰苦的锻炼过程。中国政府必须坚持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维吾尔人得到好处就会安分。作为“多数民族”的全国汉人必须加强国家主人翁感,帮助政府增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使新的“中华民族”变得更和谐亲密。(黄绮淑)

作者是从印度退休的学者,文发自芝加哥
http://hi.baidu.com/confucian/blog/item/07473cadd0b73c004a36d670.html

分类: 政治,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